2009年9月9日 星期三

我看噗浪大頭貼牆的事件

基本上我沒在看 PTT, 我對所謂的正妹型男更是沒興趣 (我是極端化的非視覺性生物), 所以看到所謂的噗浪正妹牆, 也沒想太多, 因為知道這只是個應用噗浪的大頭照來做的新介面, 因為寫過噗浪程式的人都知道, 噗浪很貼心的把你的大頭貼歷史留下來當相簿, 是不錯的設計, 在之前還有人寫出 "噗浪大頭貼歷史查詢" 的系統, 這次只是在介面以及增加 "篩選" 機制罷了...

但很不幸的雖然這是一個未公開的功能, 但的確有人認為這是 "侵犯隱私的行為", 雖然在我的眼中, 是否有不當使用, 的確是可以討論, 但至少我們都知道一點 : "噗浪的大頭貼是沒有隱私設定的", 也就是說, 理論上應該會了解這個大頭貼是公開的, 雖然這是沒問題, 但 "歷史圖像" 的觀點呢?

雖然在些紛擾發生後, 噗浪做了一個不錯的功能, 讓自己來管理自己大頭貼的歷史, 去決定是否該留下或刪除, 至少這個紛爭是可以因為這功能的出現降低爭議性, 但常常有人躺著也中槍阿.

事實上這些認知都在於 "使用者的隱私認知, 是否正確的被使用與保護", 而噗浪在河道上做了不少隱私設定, 這是對的, 雖然也有許多可以改進的空間, 但還有一個點是我一直傷腦筋的: "自由心證".

這問題也是像噗浪的這種 "個人空間" 的一個值得爭議的空間: "我寫這些是給朋友看的, 為甚麼你要看呢?"

當然這個 "你" 包含 "路人", "機器人", "蜘蛛 (搜尋引擎)" 等等, 雖然就系統設計者的觀點是: "已經提供很多隱私設定的方式, 但使用者的確不了解如何使用下, 通常在這種個人公眾空間, 通常是預設開放的".

的確, 因為之前在網路之前, 很多個人的日記與筆記本都是封閉的, 說要被人看到除非主人主動提供, 不然隱私都是會被控制的, 但相對的網路往往是預設開放的, 只是真的使用者是如此想的嗎? 甚至有人就主張, 在我還沒決定是否可以給這個人看的時候, 你就給他看這是違反我的隱私權的情型下, 該是如何判斷.

雖然在目前的許多對公開的觀點是: "你沒有加密就是公開", 所以在所謂的 "不雅照" 可以用這個來決定, 而很多法官或檢察官都會如此認定你是可以 "封閉" 與 "加密" 的, 來決定是否有 "公開的意圖", 但此時還是有很多爭議...

我相信真正提供公開服務的設計者, 絕大多數都是使用公開資料, 而沒有去使用使用者隱私的資料, 只是系統的公開, 跟使用者心理猜測的公開, 往往是不一樣的, 就像我之前不想寫任何須要登入的機器人, 而完全用 "完全公開" 的 RSS 來抓資料的原因也是如此, 但還是曾被人認為是侵犯隱私, 事實上真正會去侵犯隱私的人, 不會寫公開服務的.

而在這次噗浪圖片牆中, 就這種介面與讀取方式重組或搜尋, 基本上是沒問題的, 若真的有問題的話, Google, Microsoft, Yahoo 等所有有關圖形搜尋的都不用玩了, 只是唯一可能有爭議的是 Plurk 讓人以為可能是刪掉圖但事實上只是換序號這個問題也在前幾天緊集加入大頭圖管理應該就沒甚麼爭議了...

當然下一個是所謂肖像權的問題, 就不是隱私權的問題了, 在這邊如何適用就以後再說了吧...

說到這個我就用我曾看到一則某國中生的真實感言來警惕自己吧:

1 則留言:

  1. 應該說人的認知是比機器要來得細膩很多,
    無法被數位規制化的東西,
    在人的認知裡還是存在的。

    回覆刪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