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1日 星期四

聽取民意 vs 輿論控制, 參與討論 vs 言論操作


很少在標題直接破題的, 因為說當天要寫的, 一晃眼又過了一個月, 雖然現在是比較心平氣和的看這件事情, 但有時還是會有點無奈.

這件事是發生在某個研討會上, 而大家都知道部落格觀察或部觀門都是看誰說得好, 大家在說甚麼的系統, 包含之後的 Plurk.tw, 我一直對於 Data Mining 與這幾年開始玩 Text Mining 有某種程度的執著, 當然以我對社會的理念而言, 希望的是透過這樣的系統去知道大家在想甚麼, 進而參與討論, 但並不是大家都這樣想的.

當然我在前面的文章就說過, 聽取民意與輿論監控在技術上是沒有差別的, 而是在於心態, 而參與討論跟言論操作也是一樣, 都是在發文與說話, 但在乎你是用甚麼樣的角色.

因為那一天我在會場, 聽到許多高官在位者, 以及商場的總經理與副總經理, 在教大家如何創造假帳號, 製造一個不存在的人, 去影響與引導大家的討論, 還很沾沾自喜的說這才是最正確的方法的時候, 雖然我的表情看不出來, 但我那時候真的很想翻桌.

幸好我那天沒有寫這篇文章, 不然我一定會把這些人的名字給供出來, 且那時候大家就知道我參加甚麼樣的會議, 只是現在想想, 有這樣想法的不是那幾人或那些人, 而是許許多多在這年紀的人, 在那個位子的人, 已經混淆他們的人格與角色, 雖然他們希望網路能夠真實, 但他們的工作卻是在創作虛假的內容, 而為了將自己的工作合理化與正義化, 在一面鄙視網路的虛假, 自己也正在做相同的事.

網路的言論自由, 不是用來給那些人來操作言論的, 言論自由用意是為了讓每個人去表達自己的立場與意見, 而不應該因為其言論而危及自己的角色, 也就是說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 無論你是甚麼樣的人, 但在那天聽到 "為了取信於人, 假造自己是某個 XX 大學的 XX 教授來讓人信服", 這跟本不是言論自由阿, 而是另一種權威的壓迫.

也就是他們一心的只是想要輿論控制, 言論操作, 跟本無心聽取民意或參與討論, 認為說出真實會危及自己想要宣傳的, 就想盡辦法去扭曲與掩蓋, 即使那不是自己誠心的, 而說: "我只是對自己的工作負擇, 每一個人有自己的立場", 這樣跟馬先生說: "每一個時代都有該做的事" 這樣一語帶過不是一樣的嗎? 把自己該有的責任推給工作, 推給時代, 推給說: "為了更好的下一代, 為了更崇高的理想", 但難道他們不知道他們已經吃下毒蘋果, 這種種子會蘊孕出甚麼樣的未來是可想而知的.

暱名, 只是不想以言舉人, 以人舉言, 以人廢言, 以言廢人, 暱名, 並不是不存有一個人有這樣的想法, 而是更強調可能有一群人有這想法, 而是倒底是那一個人不重要罷了, 也是說有須要時, 我們甚至該站出來行動去代表自己.

甚至在網路, 暱名只是一種身份的轉化, 並不代表隱藏自己, 或是個人不存在, 而當暱名用在想要作言論操作, 想要輿論控制的話就不應該了, 甚至我在推動BBS個人版, 個人部落格的觀察, 目地是要証明個人的價值與存在, 自我的呈現與體驗, 因為唯有透過持續的發表, 才能建立真正的網路人格, 價值才會提升, 就像是我在部落格大講論壇回答的第一個問題: 部落格無論再怎商業化, 政治化, 我唯一希望的是大家保持真實面, 而讀者也應該去判讀或閱讀真正的真實, 而不再被包裝, 廣告, 行銷, 宣傳帶著走.

最真實的意義是: 我們是一條狗又如何, 因為我們自己言論的真實, 比那些名片職位很漂亮的長官卻不敢說出自己真實想法的話更有價值, 但更要警惕自己的是, 那天我們真的坐上那個位置, 還是否能夠保持真正的自己, 還是在那時我們也失去了自己, 或許這也是我希望大家努力的寫出自己想法, 對於公眾事務能夠有自己的主見, 相對的, 我們也不能因為他說過的話去確定他的現在.

就像我今天遇到一個同事, 他說他最後也是用自己的身份去發言, 或許以後這些事情會成為問題, 但這才是對自己與成長負責, 人要努力當個自己已經相當不容易, 還花時間去假造自己, 這真的太悲哀了.

P.S. 圖譯: 在網際網路, 沒有知道你是一隻狗.

P.S. 最下面是某公司那天在場的投影片, 雖然是公開的, 但我把公司名蓋起來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