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0日 星期四

如何選擇 BSP

因為部落格百傑的朋友, 問我要如何選擇 BSP 呢? 她簡單寫了幾點做開端:

1. 服務多元化
2. 活動吸引度
3. 部落客回饋力
4. 系統穩定度
5. 主客互動性

當然上面這幾點都沒問題, 而之前這樣的題目我也寫過, 但經過了四年思維應該多少會有些不一樣:

1. 系統穩定度:

以現在的角度來看, 系統穩定度可以說是占 50% 以上的考量點, 雖然這可是可以很客觀的衡量, 但現在並沒有人持續的去做追蹤, 或許這也是該做的事.

2. 功能完整度:

當然一個 BSP 要有足夠好用的功能讓你想要留在這個 BSP, 因此基本的功能要有, 只是這個基本功能往往會因為時代的關係一直增加, 是一個無法停下來的工作.

3. 彈性自由度:

所要做出所有的功能也是不太可能, 因此也要提供足夠的彈性與自由讓使用者去做調整與強化自己的部落格, 畢竟經營部落格不是關起來經營的, 是一個須要開放及吸引對應的人過來.

4. 活動互動性:

一個人寫部落格有時是很寂寞的事, 因此要時常舉辦活動讓部落客能夠有話題與吸引力來讓整個 BSP 氣氛更活躍一些, 就像是夏日傳說當時對 BSP 的貢獻極高.

5. 曝光與回饋:

寫部落格主要也是讓自己及讓朋友以及讓大家來閱讀, 能否有機會獲得更多的目光, 甚至從閱讀量來獲得回饋來刺激寫作是很重要的事.

6. 社群延展性:

部落格可能是很個人的, 但也可能是很社群的, 雖然 BSP 本身也可能是個大社群, 但也須要許多分化的小社群來去連結, 只是這個社群是用既有的系統或其他系統去做連結, 甚至須要活動的配合, 這也是部落格百傑的一項工作.

當然前五點是比較能夠獨立與完整, 但看起來原本的五點好像也是大同小異阿...

2010年12月1日 星期三

陳致中三點二萬票的反思

在大家認知這次選戰形成的所謂一邊一國後, 一個很有趣的問題, 就是天龍國會問: 那些未開化地區怎會選出這樣的議員阿? 事實上這個在還沒有開票時, 大家都知道他是會選上的, 只是天龍人沒想到幫他助選的是他們.

當決定把陳家趕盡殺絕時, 此時就犯了一些錯誤:

1. 寧願違反一些人權的原則也要關到死.
2. 可以建立雙重標準, 以為大家認為這不是政治追殺.

當然我們知道, 拿黑錢的人不只陳家, 基本上我們都知道在既有的政商黑道掛勾架構下, 天龍人所拿到不得見光的收入遠比敵軍多, 但他們只是認為這是該拿的, 因此在失去政權八年後, 他們對陳家有過於如此的怨念也是可想而之的, 所以在他們眼中稱為 "(天龍人) 失落的八年".

在大部份的人眼中, 用毒蘋果原理或用比例原則來看, 好像這個壞人被這樣的重刑而覺得這不見得應該, 反而對於天龍人這樣的作為反倒是無法接受, 明明天龍人拿比較多, 這些人若是用這種價值判斷的話, 應該關幾百年了, 甚至幾千年, 此時天龍人也就出現一個論點:

"因為此(罪該萬死的)罪犯當時以清廉為號召, 所以罪刑加個幾十等是沒問題的"

雖然稍微說服不少人認同這論點, 但不見得所有人會接受這論點, 因為是誰來決定要加多少倍是操控在天龍人手上的, 媒體也是操作在天龍人手上的, 所以南部未開化的土著對於貴族這樣的決定總是議論紛紛.

我們都知道並沒有多少天龍人有因為收受不正當收入而判刑, 最可怕的是可以用這種政商利益瓜分結構, 隨便掛個董事長就可以光明正當拿個幾百萬到幾千萬, 這才是令下階層人士不了解, 但貴族卻沾沾自喜的行為, 還可以掌握權力的為自己這種特權捍衛, 畢竟他們建立的結構是有是有階級性的, 而每一個有機會往上爬的階級主義者是很支持他們已經獲得的特權, 當然說要動搖談何容易.

事實上天龍人怕的也不只是自己的 "特權" 消失, 更怕有新的特權階級產生, 而這次這個三點二萬票或許在中產階級的眼中來看更不了解, 事實上也是隱含著若放著不管, 新的 "特權" 也會慢慢萌芽, 因為這群天龍人貴族用的就是嫡傳的體系來去架構產生, 去欺騙人民, 這次所謂的三點二萬票說穿了也是這種嫡系理念造成的, 即使這是在他們眼中土著所投下的票, 只是這種選舉制度對他們而言還是可怕的事, 畢竟選票本身是沒有階級的.

所以在事前, 他們可以說是頃全力的把這群曾經占據他們家八年的人趕盡殺絕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只是他們若能夠冷操作, 冷處理, 或者甚至依法辦事, 或許這結果不會發生, 但他們不會這樣想的, 畢竟他們很難接受一個平民出身的 "公子", 即使火力全開, 到處監聽, 暴料, 反而讓這個第二代真的獲得了光環, 但他們真的沒想到這光環還是他們給他的.

說起來陳公子跟連公子還是差一大截阿, 一個人的第一份工作是不領薪的義工, 一個人是直接當董事長, 一個是直接成為核心份子的常委, 一個還是要脫黨參選, 說起來還真的蠻不公平的待遇阿, 只是在我眼中, 這種事情都是不應該的, 這三點二萬票是不應該的, 而去歌頌連公子的人也是不應該的.

畢竟除了這些人之外, 還有許許多多有能力的人抱持著理想持續做社會工作的人, 而這些第二代, 第三代幾乎不努力就收獲這種光環效應, 對這些人情何以堪阿, 而即使這是事實, 但我是不會把票投給這些人, 因為若我因此而做這種事, 說是共犯結構過於誇張, 但卻事實是冷陌的助長者, 所以即使會有人說沒必要, 但我還是寫出這篇.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