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2日 星期三

APEC Tel 44 後記

在參加 APEC Tel 43 時, 就應該好好認真再寫 APEC Tel 的參訪記, 畢竟那一次是拿國家的錢出去, 這次是用公司的錢, 雖然我上次自認為應該不會愧對納稅人 (包含我自己), 但那次是去 GFW (Great FireWall) 禁區, 一個星期無法正常工作下, 回國須要兩三周才慢慢把工作補完, 那時再寫已經失去時效性與沒甚麼記憶了, 而這次是只去 3.5 天, 但在網路自由的國度下上網真是好事阿, 所以現在已經可以提筆 (事實上是電腦)  開始寫了.

我去的 APEC Tel 是指亞太經合會下的 Telecommunications and Information Working Group,  在 APEC 下面有 13 個 working groups, 相較 EU 歐盟這已經完整運作的實體只有 8 個 Working Groups 是嫌多了一點, 但本來工作小組是個際運作的組織, 相較論壇 (Dialogue) 以及委員會 (Commuttie) 有不同的運作方式, 雖然說我早就知道亞太是個短時間不可能跟歐盟一樣運作的體系, 甚至有人說這是時代的產物, 亞太經合會本來就是非強制性的組織, 在某方面是交流多於約束.

台灣代表團 
但就 APEC 而言, 台灣雖然是掛 "Chinese Taipei" 中華台北的稱號, 但由於 APEC 一開始就以 Economic Entity 經濟體為稱呼單位, 而不是國家 (Country), 雖然在會議時常有口誤, 但文件倒是大部份都是很認真的檢查, 口頭上的錯誤是很常見, 說個 Sorry, 再更正也不會怎樣, 甚至大會主席也會說錯, 而由於上次 APEC Tel 43 是由中國大陸主辦, 所以這次北京方面只有派出 8  位成員, 且只有一位年紀超過 40 歲, 我後來回頭看簡報上還真的有不少 Taiwan, 但他們都忘記抗議或不以為意吧, 因為上次是我主要報告, 有人幫忙檢查, 這次我只有去協助回答問題, 因此並沒有刻意去注意這個以我角度不重要的事.

因為 APEC 是少數台灣在正式場合以同等的地位參與, 即使其約束力不強, 但在機會少的情形下, 參與度本來就應該要更高一些, 在 APEC 的大國應該也算美國, 俄國, 中國, 但日本, 韓國, 台灣也是活躍度相當高的, 尤其台灣 APEC Tel 是由 NCC 國家通訊委員會來主辦, 這會議也是國際組一個重要的活動, 所以 NCC 對這會議算是蠻重視的.

在做報告時的側拍
這次算是數位文化協會跟二十一世紀基金會在 APEC 的一個活動的結案報告, 雖然說這案子沒有如我們所預期的在幾個國家實現 (Practice), 但至少能夠變成一個 Case Study 案例也是我們所要求的低標, 除了讓這個 SNS 在災害管理的價值被呈現, 也更希望多少提升一點台灣的能見度, 因此 NCC 也一直問我們若這案子結束後還能夠再提出一些案子來貢獻.

事實上也並不須要一定是由官方來弄, 像我們就是非營利機構, 而國外也有營利機構來參與跟提案, 或者是協助顧問的角色, 只是我比較覺得可惜的是像資策會如此明鮮的跟 Telecom & Info 如此相關的單位在這邊沒有報告或提案是可惜的.

在 TEL 的 WG 下有分三個小組:
這三個小組有各自的會議, 而大會也會舉辦一些圓桌會議 Roundtable, 以及 Training Session 與 Seminar, 只是這些都是有其專業的議題, 有時也蠻值得參與的, 像這次就有舉辦 Disaster Management 災害管理的 Seminar 研討會, 這也是因為像我們這樣的提案聚集越多所造成的.

這次去馬來西亞, 我的任務原本只是回答其他參與的 "經濟體" 代表的問題, 畢竟我本來就是參與度較高的人, 但後來因為衝堂的關係, 我在第二天的報告被趕鴉子上架, 幸好年初的經驗算夠, 雖然表現不好但差強人意, 畢竟我們算是有蠻多東西可以報告的, 且其他的代表, 可能都是高官, 那些官員大概只能照本宣科一遍就了不起了, 或是又是太工程師報告的快睡著, 所以再怎樣我的報告都很輕易的到中上以上的程度, 而 Workshop 的 Convener  一直在我旁邊偷笑, 害我一直以為我有做甚麼糗事, 事實上是有啦, 因為比我預期的早開始, 我是遲到了一會, 所以先跳過我後才再輪到我報告.

最後因為下次不會有我的提案了, 應該是無法再去參加, 不然說真的這樣去一次也對每個國家有不同的感觸阿.




2011年10月4日 星期二

恐怖的公車

剛剛坐到一部相當恐怖的公車, 但不恐怖不要打我...

因為是下雨天, 所以是坐公車從淡水捷運站來回通車的日子, 很幸運的一下捷運還沒刷卡就看到紅 26 從我面前經過, 即使我身上帶著 5 公斤重的 "老四川" 鍋底, 我想只要快步走就可以趕上, 跑是不可能也不須要, 只是一定不可能有座位坐.

果然趕上公車已經沒座位了, 所以把 5 公斤的湯與接近 10 公斤的書包放在前輪置物處, 想說待會若有座位可以坐就好了, 通常這時候 10:30 的公車是載著學生回宿舍的好時間, 所以我想到真理大學應該就有座位可以坐了....

因此在到重建街之前, 幾乎所有的乘客是只上不下的, 過了淡水圖書館就開始沒有人上車, 畢竟這是個交會點, 只是車子開到紅毛城時此時發生相當驚聳的事......

一到紅毛城站, 司機看到快紅燈了, 雖然站牌是在紅綠燈前, 但司機勉強過了紅燈後停下來, 打開車門說 "紅毛城站到了", 雖然在之前沒聽到有人按下車鈴, 但整車坐滿 50 人以上, 想當然爾一定有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的人會下車, 但此時居然沒有人下車.

司機吃了一驚, 想說有些學生還在睡覺, 就改口說: "紅毛城, 真理大學", 此時想著說應該會有人搶著下車吧, 但所有人還是眼神呆滯, 好像不關己一樣, 連我都覺得有點怪怪的了, 過了十秒, 此時司機再說一聲: "真理大學", 從他顫抖的聲音我猜他已經快哭了, 我也感覺我是不是該奪門而出呢? 我是不是坐到一班幻之公車, 就像是 7:50~8:10 有一班沒人坐的幻之捷運一樣?

過了一會, 司機覺得可能遇到鬼打牆, 門還沒關起來就趕緊繼續往前開, 好像要逃命似的, 我此時往後看, 看看每一個人, 好像臉色並沒有很蒼白阿, 到底是發生甚麼事呢? 還是真的遇到神奇的機率, 若是這站有 1/4 下車的可能性, 但整車 50 人沒有人下車這機率是 (3/4)^50 阿, 幾乎是百萬分之一以下阿....

或許這班車一直是淡水古蹟公車, 常常經過忠烈祠, 雖然這班車是新車箱, 不是跟照片一樣舊公車, 但說坐上一班滿滿都是不該出現的東西的車也不是不可能阿, 機率應該比完全都沒人在大站下車一樣低阿, 難道待會真的整車會發生甚麼事呢?

在無法下車又無法確定到底是那些生物或非生物坐滿滿公車的情形下, 我只好想著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後來這班紅 26, 繼續往前開, 終於在淡江新村下了五六人, 而後天生國小下了三分之一, 而到淡水拖吊場時整車人幾乎都下光了只剩五個人, 我也在此時趕緊下車, 真不曉得待會這班公車開到淡海以及漁人碼頭會發生甚麼事, 我連想都不趕想的逃走了....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