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日 星期一

民主之推手 vs 運動之流氓

在樂生的時候, 我觀察一個有趣的現像, 就是在社群網路平台處在一個資訊流非常有趣的狀態, 尤其是在於我們對網路的想像是: "網路是自由的(至少在台灣?)", 但在許多人被樂生事件洗版(占據所有社群網路)的時候, 有些人即使是社群網路的熱衷使用者, 但還是可以完全不知道樂生所發生的事, 雖然我應該肯定能看到我這一篇文章的人應該沒有不了解樂生始末的人, 尤其這遠是在選舉前發生的事, 且當選人所說的空話(我們一定會審慎評估).

最近也有一件事悄悄的發生, 不, 在某些人眼中也是大事件, 就是郝伯村受到 "某某團體" 的邀請, 以民主制度的守護者來暢談民主的過程, 當然這在很多年輕人眼中是件非常荒謬的事, 自然就會有不少年輕人到場抗議, 無論是否是有舉大字報或布條的, 或是直接高聲抗議的, 當然這些還是獲得下面的回應:

「下次我們會考慮加入提問時間」

「我知道學生有立場」

「今天場地要關了,我們也還有下個行程,必須要離開。」

這大概是那天最好的註解吧, 無論這個是否跟民主是否有關係, 是否郝伯村到底是否是民主制度的守護者沒有關係, 雖然在我眼中, 郝先生想要透過這樣在台灣民主進程漂白是件一群擁有資源者想要運作的事, 因為身為一個軍人, 他應該洛守的立場本來就是 "守護者", 所以在我眼中, 他已經好不容易擠出這句 "民主制度的守護者", 代表已經是經過沙盤推演且可以自圓其說的台詞了, 因為前面民主這兩個字, 是完全可以亂入(自我宣稱)的, 例如:

威權體制的守護者: 身為蔣氏的軍人, 自然是他們的守護者

戒嚴的守護者: 若沒有軍人, 我相信台灣的戒嚴會更早結束

民主制度的守護者: 沒有他們在守護台灣, 台灣那有現在的成果

台灣獨立的守護者: 說不定過幾年他會宣稱說沒有他們, 台灣早就被共產黨統治了

世界和平的守護者: 至少在他當政的時候, 海峽兩岸沒有發生戰爭, 這功勞也不會說不過去

所以郝先生要被稱為 "民主制度的守護者", 就 "閱讀空氣" 的定義是: "恰到好處", 當然這邊的自稱或宣稱是怎樣, 本來就可以認同, 也可以反對, 雖然真正的問題不是在於是怎去說, 而是怎麼說, 也就是應用甚麼資源的方式去說, 若郝先生他最後跑馬燈時認定自己是如此的偉人, 你也不可能說: "不, 你是惡魔, 該下十八層地獄", 除非你想化身死神之類, 但若有 "某某組織" 想要透過活動與演講, 來去做漂白, 你想站出來說話, 這對不對呢? 事實上也是我想寫的.

因為至少在我眼中, 郝先生真的可以說得過去他是 "民主之推手":
事實上郝先生當然可以談民主, 我們經過職場都知道, 很多事情的功勞都在最後一個有決策權的反對者最後放棄, 他變成 "讓這件事得已進行" 的功勞者... 他在台灣民主過程身為最後一個反對者也是很接近答案阿....
上面這句話是我一看到這活動時的第一想法, 因為在職場久了, 很多光怪陸離的事也都看過, 尤其是有些人已經完全無法生產了 (自我產生價值) , 此時他就要想辦法自己的價值時, 就是成為別人生產的獲利者, 而如何獲利呢? 比較好的方式是幫助有能力的人, 最後做出來再分一杯羹, 但對於那些沒有能力的人, 連幫助的能力也沒有的時候, 最簡單的方式就是 "阻止有能力的 人", 畢竟做這樣有好處, 除了讓對方無法出頭去威脅自己外, 最重要的是當你有這掌握關卡的能力的時候, 別人想做事也不得不跟你稱臣, 最後可以用這樣的權力獲得利益, 即使對方成功了, 你還可以成為 "xxxx的守護者/推手" 也不為過說.

雖然我們不少人都知道這件事, 這也是一直存在的, 但我們即使已經接受, 不代表我們有權力去要求剛出社會的人接受, 畢竟這不是件好事, 因此我是接受學生在這樣的場合做一些事, 但這邊就衍生出一件我為甚麼要寫這篇文章的事, 因為這件事在我眼中早就是這樣的定案了, 沒必要太多置喙, 但當我看到 Peter Hsiao老貓 的一串文章時, 我原本是的確認同這是老貓說的矛盾, 但後來想想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們來假設兩個場景好了:

A. 當某高中校長在做全校廣播, 希望學生要好好唸書, 聽長輩的話, 成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但有一群學生聽了之後鼓噪, 此時老師叫大家安靜, 說我們要尊重校長發言的權利.

B. 某間大學有個海報牆是很多人經過, 有人張貼了一張大字報, 說現在教官還是留在學校是不妥的事, 後來教官跑來說, 因為他這張大字報沒有經過審核, 為了要尊重其他人發言的權利, 就把他撕下來了.

C. 這場景應該在台灣不會出現, 在某個公園, 有兩個人拿著肥皂箱在講兩個爭峰相對的事, 某一個人相當生氣就叫支持者去把另一個人趕走, 而另一群支持者就說: "我們要悍衛發言的自由".

這三個場景最大的差異是甚麼呢(不小心多出一個)? 這三個場景你會支持誰的說法呢? 這的確看起來都是相當合理的, 因為理論上真正的言論自由是在:

1. 若這是大眾的事, 不應該責難任何一個提出此眾多人想法的單獨個體
2. 不應該因為那個人的身份地位去提高或降低態度, 而必須公平的對話
3. 不應該用言論去區分人既定身份與自身的事, 或去保持不既定的區分
4. 言論自由不包括不存在之事實, 會危害生命與生存的事.

第一件事當然是最單純的文字獄與言論自由要保護的, 第二件事是我們要保持該有的對話態度, 第三件事情是指我們不能用言論去迫害不平等, 而前面三個場景, 是否都符合這三個理論呢?

嗯, 我們不用想太多, 我們直接拉回來 "郝先生" 的演講好了, 我們或許先不管第四點, 前三點是否是在上面適用呢? 應該明眼的人就看得出來, 問題是在第二點, 因為言論自由是保障公平與平等的對話, 而不是保障在 "訓話(洗腦)", 或是任何單方面的宣傳, 而那個場合的問題不在郝先生, 也不在郝先生的言論, 或是任何單方面的宣傳或洗腦, 而是在那種場合到底適不適用 "言論自由".

事實上, 很多事情都是有其意義的, 就像是政令宣導, 就像是商業廣告, 但這個是否是該用言論自由去保障呢? 答案應該很單純, 一個單方面有資本與權力的宣傳, 而另一方面是受眾的弱勢, 並不存在單方面的言論自由, 真正的言論自由很單純的就是 "雙方溝通與討論", 當主辦單位認為: "我們不須要發問與討論, 更不須要考慮受眾的立場", 我不認為主辦單位是認為這是個雙方面的對談, 說穿了就是 "洗腦", 用這種演講來做宣傳, 並去建立自己不存在的形象廣告, 甚至動用不該用的權利去在校園資源, 說要用 "言論自由" 去保障單方面的言論誠實說真的很怪.

相較的, 想要提問的發言, 希望對等對話的學生, 或許才應該是受到言論自由的保障, 但我相信主辦單位可能是這樣想的: "你們這群學運流氓, 跟我這樣的民主守護者跟本是不同階級, 只有我有言論自由, 你們是不配擁有的".

1 則留言:

  1. 你好,有幸拜讀你的文章,
    但字很小,頗傷眼力,
    可否將字體放大,
    以利閱讀。

    回覆刪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