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31日 星期一

打卡現民意, 凱道與立法院在 330 當日約有 33000 人打卡!!

3 萬 3 千人, 或許大家覺得沒甚麼, 因為無論就黑島青所說的超過 50 萬人, 或者警察說的 12 萬人, 33000 人真的不算甚麼.

但若我跟你講, 紐約時代廣場當日打卡數也只不到 2000 人, 平常人來人往有 1000 人打卡的台北車站, 當日加上有另一場遊行也只有 1500 人時, 甚至我說, 在今天之前, 凱道這幾年下來, 即使經過洪仲丘遊行等等幾次活動, 也只有 3000 人次打卡時, 那你知道這 3 萬 3 千是多麼困難的了.

尤其我們都知道, 在這種情型下, 能夠上線都已經是相當困難了, 更何況你要打卡, 就如同某工程師所言:


是的, 雖然我們沒有達成 30 萬人, 甚至 300 萬人的目標, 但這 3萬3千人也算是種網路的歷史, 肯定是空前的, 其中在六點的時候, 那一小時更有 3000 人在凱道同時打卡, 這不只是一種透過網路來做社會運動, 甚至是透過網路來呈現社會運動.

認真檢視, 雖然我們知道在臉書打卡不須要人真的在現場, 但相對的也不是自動, 而是須要人刻意去選擇, 且在這次活動中, 雖然推動在凱道打卡, 當日有接近 2 萬人響應, 但更有 1 萬 1 千人在立法院打卡, 這說不定是更單純的....


從打卡的時間軸來看, 可以看到不少人先去立法院, 再去凱道, 在 1:00 之前人大多是在立法院, 在 3:00 之前還平分秋色, 但之後凱道的打卡在 5:30~7:30 之間達到高峰, 那時每分鐘都有超過 100 人打卡, 也就是每秒有 2 個人.

在 7:45 時宣布解散後, 從圖表看得出來人數就銳減, 但就現場知道很多人留下來自拍打卡, 在 8:30 時的人數是僅次於那兩小時外人數最多的半小時, 有 1170 人, 而在晚上 10:00 時立法院群賢樓的打卡是當時最多人的, 就可以知道人群慢慢往那邊走過去.



但最大的問題是: 這個打卡能夠如何轉換出當時的狀況? 事實上這因子是很複雜的, 包含:

1. 當時網路的穩定狀況, 造成想打卡的人不能打喀
2. 參與者的結構是否習慣打卡, 其中的佔比
3. 有沒有不在於其中的人打卡

這次的運動是第一次的實驗, 真正要從網路回推現實必須要有更多的資料, 甚至如同前面所說的, 網路只能跟網路做比較級, 跟現實的行為一定會有所變型與轉換的不同, 這就要長時間的觀察.

但, 無論是警方所說的 11 萬人而已, 還是在現場感受到的 50 萬人, 在這邊大家可以自我肯定: "我們又創造一個新的歷史", 這是沒辦法抹滅的.

結果網址: http://ecfa.speaking.tw/protest.php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